2020上半年,“第一大城市工業”座次再次變化:蘇州實現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1.55萬億元,成功超越上海和深圳,成為全國第一大工業城市。

 

蘇州工業依靠的是什么功力再次獨占鰲頭呢?根據數據顯示,1)支柱性行業穩定增長:電子信息、電氣機械、鋼鐵、專用設備制造業產值分別增長2.9%、4.9%、6.7%和4.8%,這個蘇州工業增長的基礎;2)新興產業+先導產業加速增長:醫藥制造業產值同比增長44.1%,集成電路產業產值增長24.9%,令人驚嘆的是蘇州的生物藥品制造上半年增長了600%以上!

蘇州是工業制造業最強地級市。蘇州是中國工業實力最強三大城市之一,從鄉鎮企業異軍突起到外向型經濟突飛猛進,2019年蘇州工業產值就高達33600億,全球名列前茅!

工業制造業是城市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全國城市之間的競爭,工業領域是最重要的看點及聚焦。工業制造業不強,城市難以強大!

上海、蘇州、深圳是中國傳統的工業三強。三個城市的個性及特色非常鮮明。比如上海是老牌傳統工業強市,深圳是創新為主打的工業強市,蘇州是以外向型經濟為主導的工業強市。因此,蘇州在外向型經濟大幅萎縮、全球經濟進出口環境嚴重受阻的情況下,能夠保持增長并且超越上海成為中國第一大工業城市,實屬不易,超越真不是簡單說說而已。

 

蘇州的厲害之處之一:在全球疫情之下,蘇州的生物醫藥制造、新一代信息技術、納米技術、人工智能等核心產業,實現爆發式增長,記住,爆發式增長!這是蘇州工業逆襲上海大翻盤的重中之重。

蘇州的厲害之處之二:關鍵性領域率先發力。值得一提是蘇州歷來是低端的密集型產業,科技含量不高,近些年面臨著產業轉型,可喜的是蘇州的新興產業中最具潛力的關鍵性領域醫藥制造業產值同比大幅增長了44.1%,集成電路產業產值大幅增長24.9%,生物藥品制造上半年增長了600%以上!說明蘇州的經濟轉型曙光初現,從創造中國的奇跡的鄉鎮企業到引領時代新興產業,蘇州不甘落后,暗藏繼續爭當新興經濟“霸主”的野心!

蘇州的厲害之處之三:在中國各大城市爭當GDP名次的時候,蘇州已經“放棄唯GDP“之爭,果斷轉向高質量發展,當然這一定是以犧牲GDP為代價的。

事實上,作為第一工業大市蘇州GDP增速近些年增速減緩實際上傳遞了兩個信號:一個是高質量發展GDP的信號、一個是外向型經濟遇阻的信號。以目前蘇州龐大的經濟體量,在高質量發展、GDP連年下降的同時,蘇州的財稅反而呈現不減反增,充分表明蘇州經濟走的不是”休克式“的增長,而是不斷夯實基礎、穩健發力、持續向好的格局。

 

從數據上看,蘇州全市新能源、新材料、生物醫藥、智能電網等八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產值9891.9億元,占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比重達53.9%,意味著蘇州的高質量發展不僅僅是初戰告捷,而是穩中看好。

分類數據顯示,蘇州大力實施新興產業跨越行動計劃以來,2019年,新材料產值達到4921億元;高端裝備制造產值達到4061億元;新型平板顯示產值達到3082億元;智能電網和物聯網產值達到1631億元;節能環保產值達到1411億元;新能源產值達到1148億元;生物技術和新醫藥產值達到873億元;軟件和集成電路產值達到873億元。八大戰略新興產業為蘇州打造先進制造業集群,實現再次經濟騰飛打下雄厚基礎。

目前,蘇州已成為全國重要的基礎石化、醫療器械、集成電路、汽車及零部件生產基地,全球八大納米產業集聚區之一。此外,蘇州還在大力培育先進制造業集群,全力打造新型平板顯示、高端裝備、高端紡織等十大千億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并且積極爭創——國家級先進制造業集群。

 

蘇州的厲害之處之四:在全國前11大GDP城市排名中,蘇州是唯一的地級市,并且排名全國第六,把實力強大的杭州、南京、成都、武漢、天津遠遠甩在后面。

這是什么樣的概念?蘇州不是一線城市,不是省會城市,不是計劃單列市,不是副省級城市,而且不是沿海城市,這個五大“什么都不是”的普通地級市,長期雄踞全國GDP前六位,并且對一線城市“虎視眈眈“、傲視群雄,實力非同一般、令世人敬佩。好比一個最重量級拳手和一個只有最輕量級的拳手比賽,對于輕量級體量的蘇州是很不“公平”的,同時也讓“重量級”的城市汗顏及無言以對。

蘇州的厲害之處之五:在2019中國先進制造業城市發展指數榜單中,蘇州連續兩年在全國地級市中位居第一;在全國首批在上交所上市交易的25只科創板股票中,有3只來自蘇州,占了1/8。后來科創板上市6家、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全國第三。

 

蘇州不滿足制造業在全國的先發優勢,發誓升級打造先進智造業強市。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蘇州累計獲得國家智能制造新模式和試點示范項目13個,省示范智能工廠3個,省級示范智能車間262個,數量都位居江蘇省第一。

智能制造是世界制造業發展大趨勢,也是中國制造業面對全球競爭新優勢關鍵點。蘇州作為國內第一大工業城市,在智能制造領域可以說令人振奮:蘇州涌現了一批智能制造領域的龍頭企業,實現了全球布局和全領域布局,體現出中國“智造”、中國速度,并且在全球“搶占C位”,甚至連世界上老牌的德國制造企業贊嘆不已,伸出大拇指。

蘇州是全國最早引入智能制造免費診斷模式;蘇州大力推廣“千企技改升級”三年行動計劃。蘇州工業園區已成為全國范圍內生物醫藥產業最具競爭力的區域之一。僅2018年就新增一類新藥臨床批件34張,約占全國20%。

 

蘇州極為重視人才的引進。蘇州全市常住外籍人口超過2萬人,連續8年入選“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國十大城市”。

蘇州的人才引進目標是:三年內引進1萬名高質量發展急需的高端人才,其中海外占比不低于50%、外國高端專家不少于2500位;在三年內滾動遴選1000家創新型企業,參照國家高企所得稅政策給予三年獎勵;從事生物醫藥、人工智能等關鍵領域企業獎勵期可延長三年。

蘇州不但引進人才,而且非常重視大院大所——科研院所的引進,戰略目的是為了推動區域創新+裂變式經濟發展。近年來,蘇州累計吸引超過130家科研院所、研發機構、技術中心進駐蘇州。大院大所的到來為蘇州經濟發展注入了”強心劑“。

蘇州重點把——智能制造作為經濟發展的主攻方向,并且堅持“政社企”聯動策略:政府提供創新政策、營造良好生態;社會組織提供服務支撐;企業定位于示范引領全面應用,由此形成了智能制造的“蘇州方案”。

“智造中國”峰會219年首次在蘇州召開,全面展示”六個一“智能制造“蘇州方案”。蘇州是中國制造快速崛起的一個縮影。峰會邀請了海爾、臺達、百度智能云、樹根互聯、SAP、羅博特科、昆侖數據、上;鄢痰葍炐闫髽I代表,并且邀請了西門子、新松、拓斯達、綠的諧波、國家機器人檢測與評定中心、賽迪研究院等國內知名的企業領袖、權威專家等為蘇州的發展出謀劃策。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沒有想到的是,蘇州和杭州兩個城市在新時代反而成為中國產業的兩面旗幟:蘇州是制造業之都+杭州是互聯網之都。

作為互聯網之都杭州和作為制造業之都蘇州,可持續發展能力是不相上下的。比如蘇州的人均GDP高于杭州,但杭州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蘇州,但這和兩個城市的經濟模式區別有關系。

蘇州是外向型經濟,杭州是民營式經濟。蘇州和杭州在不同領域都處在同一起跑線上,不同之處,蘇州依舊要做制造業的霸主、而杭州是要做的是數字經濟的王者。

蘇州制造,正在告別貼牌加工、粗加工企業、密集型產業之路。一個典型的案例,蘇州企業不僅僅是把產品及設備、智能自動化生產線賣給老牌的“工業祖師爺”——德國,還能把軟件MES系統賣給了德國,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蘇州人做到了!

蘇州目前擁有35個工業大類,涉及167個工業中類,489個工業小類,已形成以電子、化工、鋼鐵、電氣機械、裝備制造、紡織為主導的現代工業體系。無論是產業總量還是產業結構,蘇州都取得了輝煌成就,蘇州正由大謀強開始新一輪戰略性布局。

 

蘇州杭州都是”上有天堂”般的魅力城市。蘇州是繁榮兩千多年的歷史文化名城,現代蘇州是中國工業第一城,蘇州是中國改革開放標桿經濟強市。

蘇州的工業很強大,但蘇州的短板是——缺乏強大的中心城市。比如同樣是工業大城市深圳目前已是國際化大都市,同為“天堂般城市”的杭州在中國快速崛起,對于一線城市躍躍欲試,而蘇州在國際化大城市功能方面仍然是不太完善,仍然停留在小而精、優而美階段,這一點和之前的杭州城市格局類似,但杭州已經通過G20峰會和亞運會正在實現突變。

因此,蘇州的國家大都市化程度不高,如果這一點能夠改變,蘇州完全有可能、有能力、作為普通地級市超過杭州、南京成為一線城市的概率。
 

最近更新

3d试机号203历史出现统计